一半

一人游,谁人疚。

被花朵摧残的手~

村里那些人

村北响器奏起,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做了那么久的响器班,这天的响器竟是为自己而奏。
回顾他的一生,多是叛逆,不安生,不实干,可即使这样父母也多么希望他留下来继续害心。
三十来岁,刚刚而立,父母好不容易有些盼头,却得来重病,前前后后二十来日便断了气……
也许这位生来就应该是自由荒长的主,做不来中规中矩让人省心的事。

追求光明的傀儡